您好~欢迎光临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网站~
4008-888-888
新闻动态 NEWS
您现在的位置:官网首页 > 新闻动态 > 网站公告 >

网站公告

节卡机器人李明洋:客户说要一匹更快的马,其实是要汽车– 高工机器人新闻

来源:   作者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09-04 22:40   

节卡机器人李明洋:客户说要一匹更快的马,其实是要汽车– 高工机器人新闻

恰如鸟儿,最早依赖四个翅膀滑翔,后来经过进化,成长为骨骼轻巧、拍动双翼的飞行高手。

对于行业“新生儿”协作机器人来说,选择进化的重点方向尤为重要。“一切产品的起点,是解决用户的痛点。”节卡机器人总经理李明洋表示,节卡产品的一切标签正是来源于客户需求。

“3、7、12”公斤级的抉择

成立于2014年的节卡机器人,在敏锐捕捉到协作机器人这一新兴的工业机器人细分市场机会后,传承上海交通大学机器人研究所的技术能力,于2017年10月31日正式推出了小助系列协作机器人。

1542331657913714.jpg

李明洋介绍,面对中国工业的需求定制,节卡小助机器人的载荷为3kg、7kg、12kg三个典型级别。他指出,目前市面上的轻量型机器人在载荷上趋同性极强,要么跟随UR设定3kg、5kg、10kg三个级别,要么是载荷为6kg的小六轴机器人。

谈及节卡协作机器人的公斤级抉择时,李明洋娓娓道来:创立之初,为了解决乳品行业牛奶产线的分拣问题,采用了60kg负载的传统六轴机器人,讲求刚性。

随着消费升级,逢年过节时,礼品牛奶箱的大小发生了改变,产品转换时产线需要2-3周的时间来重新调试,因而无法快速应对。这时,就进入了不得不研发协作机器人的境况。

李明洋介绍,协作机器人的概念大致诞生于1998年,由通用提出。上海交大一直保持着课题研究,2015年正式定义出中国和节卡研发能力范围内的协作机器人——不做汽车领域的焊接与装配,需求场景是柔性化分拣、装配。

“通过对工作场景的详实调研后发现,工人面临最多的是7kg的物品,人手在使用扳手时,女性员工需要两只手才能达到7kg负载,男性员工虽说一只手就可以实现,但不能全天工作。”于是,节卡制定了以7kg载荷为主导的协作机器人研发计划。

除了乳品行业,在锂电池生产线的底部封胶测试中,客户对协作机器人的需求也是以7kg居多。“7kg小助机器人可以实现原物料分拣、视觉识别剔除不良品、自动搬运箱子等,白天工人在位置上工作,晚上就可以撤掉这一工位,因此对生产线布局没影响,切换迅速。”李明洋解释。

image004.jpg

除了7kg外,节卡载荷为12kg的小助协作机器人在今年工博会上全新亮相。JAKA Zu12的工作半径达到了1.3m,可替代繁重的体力搬运工作,广泛应用于金属加工、注塑加工等行业领域。

“在立体仓库中,小的舵板宽为1.1m,标准尺寸为1.2m,大的会达到1.3m,考虑协作机器人需放置在舵板上,因而将小助机器人的臂展拓展为1.3m。”李明洋告诉高工机器人网:“在载荷抉择方面,10kg负载只能承受部分涂胶工具端的重量,12kg负载则可以完全满足。”

李明洋透露,今年年底将正式发布3kg级别的协作机器人,3kg属于桌面型机器人的典型负载。他强调,新产品的性能参数主要看节卡近期的市场开拓战略。

战略性示范项目的开拓

目前,节卡小助机器人在多个行业领域已进入了全面推广应用。“节卡一直坚持专注、专业、原创的理念,也正因为如此,我们开拓一个行业时会很慎重,一旦选定,就会投入大量的专注度,以期对一个行业的痛点进行专业化的解决。”李明洋表达了节卡开拓战略性示范项目的决心。

在他看来,战略示范大项目瞄准的是机器人导入量较多的领域,如行业产能是50,需求是3000,那么有60倍的差,行业有5-10年的增长,如乳品礼品箱、化纤、氨纶、锂电等应用场景,节卡就会选择切入,做首台套项目。

目前一些集成商“垫资重,回款差”,李明洋认为往往因为标的选错了,如集成商自身技术能力不强,客户不认可,安装完调试不能一次性达标,难以重复购买;或者为了跑业绩,饥不择食,仅导入两三台机器人的项目也做。

他认为:“战略性项目是一个长期性投入和技术多次循环迭代的过程,并不是项目性质的短期行为可以比拟的。因此,节卡在乳制品行业、纺织化纤行业开发出了很多原创性解决方案,填补了行业空白,为我们的客户和节卡的发展赢得了实实在在的机遇。”

image006.jpg

行业专有的工艺或技术习性具有其门槛和排他性,节卡基于在前期开荒、中后期说服客户重复购买的过程中,积累了丰富的商业经验和技术理念。在开拓锂电、3C、家电等新领域时,始终坚持“成本驱动创新”的理念,以降低客户的综合运营成本,帮助客户取得成功为目标,而非一味的通过低价来吸引客户。

李明洋说道:“我们很清楚自己的能力边界。我们擅长于机器人应用和自动化,但是新行业的专有技术往往超出我们的能力边界,因此,我们会诚恳的向行业客户寻求专业支持,通过合作取得1+1大于2的效果。”

他认为,100个集成商也许会向本体厂家提出300个需求,很难分辨到底哪个是真需求哪个是伪需求。而节卡这样的系统级方案提供商,直接承接大型战略性项目的好处是掌握客户需求的第一手资料,进而指引机器人研发的工艺包和性能演化方向,提升后续反应能力。

李明洋透露,目前JAKA Zu7的标准产能为2000台,一期项目满产后产能可达3000台,平均每天会有6-8台下线。今年的协作机器人出货目标是1000台,1000台也是一个通过规模化实现标准化的门槛。

“协作”必然向“共融”演化

问及2018年是否焦虑,李明洋回答:“机器人行业处于蓬勃发展的过程,没有焦虑就没有成长。”未来,节卡希望携手同行,根据自身特点做适合自己的事情。

谈及蓬勃发展伴随而来的“低价竞争”问题,李明洋直说这是行业内的通病,机器人行业最重要的是靠质量树立品牌。

他强调:“只用低价博取眼球的做法,不适合机器人行业,也低估了机器人客户的认知水平。机器人是工业生产的装备,高性能、高稳定性永远是市场不变的需求。”

“短期内会引起市场对价格产生不合理的低预期,长期来看,市场和使用者终究会回归理性。所以,低价竞争会造成乌烟瘴气的氛围,但不会影响专心做产品的公司。”李明洋说。

他还指出,协作机器人市场是否会进入价格战,取决于市场主流参与者的盈利状况和市场占有率。

占有率不足万分之一的人,即使愿意免费赠送也不会影响市场供需平衡,只有当出现市场占比达到一定规模的几家重量级厂家大幅度降价,通过价格碾压对手市场份额的时候,才能叫价格战。

李明洋从宏观层面表达了看法,样机到产品化需遵循行业的客观规律,供应链、制造工艺、性能指标等需要固化,这个过程需要时间和批量产品的行业应用后,通过实践、反馈、改善、再改善才能逐步完成,没有捷径。

并且,协作机器人要实现产品化,必须针对具体的行业应用场景,赋予其行业个性。目前协作机器人更多面临的是与终端应用的契合问题,唯有打通从产品到终端应用的通道,才能成为产品市场化的通关钥匙。

近年来,应用终端对协作机器人的接受度越来越高,需求越来越强烈,反过来也对机器人厂商提出了更高要求,急需根据市场迭代产品。

image008.jpg

李明洋认为,协作机器人的一体化关节目前已有所发展,结构上的改良性优化会增多,但颠覆性的改变不会立即出现,稳定性、灵敏性和低成本是重要发展趋势。应用上不会只局限于工业领域,如新零售等服务业也会出现协作机器人的身影。

协作机器人已经在快速向共融机器人演化,将会越来越强调“本体”“感知”“执行”三块的协同发展,节卡正在推行的“JAKA+”也是在构建自己的产品组合和朋友圈。

目前已有众多从事“感知”、“执行”两块业务的合作伙伴与节卡共同构建生态链。小助系列协作机器人也成为众多视觉、检测工具、末端执行器落地到客户场景的平台。

机器人的发展来源于工业及社会的需求推动,并催生机器人的演化。李明洋说:“节卡要进一步了解客户的真正需求,正如客户说要一匹更快的马,其实是汽车;客户说要买锤子去砸钉子,其实需求是挂钩。”目前,节卡机器人正在“共融机器人”这条路径上快速迭代进化。